Skip to Content

「餘」年再現「錦」繡人生

作者: 
大林慈濟移植外科
日期: 
Fri, 2011-07-01
 
器官移植系列
「餘」年再現「錦」繡人生

 

【器官受贈者/黃女士】

 

六十多歲的她,挺著比懷胎十個月時的肚子還要大
處在生命的關鍵時刻,遇到堅持不放棄的年輕人
重生,成為她意想不到的希望
「感恩喔!貴人」是她最真切卻也道不盡的感恩……
 
◎ 當無常來敲門 也帶來幸福
 
內向文靜卻具自主性的黃女士,想去哪裡做什麼事,機車一騎就不見人影。「古意」的先生則如人人眼中的好好先生、好好爸爸,對妻子、小孩很照顧。
夫妻倆年輕時就住在古樸卻人聲鼎沸的彰化員林鎮上,先生在輪胎工廠做事、黃女士看顧自家小店,兩人賣力工作來養育、栽培三名幼女,平凡的一家人過著和樂美滿的日子。
 
歲月如梭,孩子一個個長大,離鄉背井出外求學、求職。生活簡單的一家人,面臨無常來敲門,平安的日子變成他們夢寐以求的奢侈─黃女士的身體陸續出了狀況,一家人的生活步調也有了影響。
 
二○○五年十一月,黃女士的食道靜脈曲張出血,過了一段時間先生發現:「不對喔!糞便看起來黑黑的。」趕緊帶她就醫,經檢查得知罹患C型肝炎且已轉成肝硬化,產生了腹水且日復一日漸大。
 
為了治療黃媽媽的病,先生不辭路遙帶她四處求醫,最遠曾到北部去,儘管花了不少醫療費用,卻仍未見黃女士有所好轉。為了太太,先生退休後決定全心投入照顧。
 
生病後的黃媽媽鮮少出門,即使想出門也不方便,因為腹水使身體無法平衡站立,得靠先生攙扶,而腫脹的腹水甚至壓迫到她骨盆腔的器官,以致子宮、膀胱都外露,「子宮脫落,要去人家家裡坐也不方便,有時候褲子濕了就要換。」太太的不便,先生很能體會。
 
為了「坐」,先生突發奇想幫她特製座椅─將塑膠椅中間挖空、鋪上軟布、配上座墊;考量舒服感與軟硬度,座墊還是經先生精挑細選過的。

 圖說:先生突發奇想,為黃女士特製座椅。

知曉媽媽病重,女兒們陸續從各處回家陪伴、照顧,見到爸爸猶如「貼身護衛」隨侍在媽媽身旁的大女兒,不捨爸爸如此勞累,遠嫁臺北的她決定住下來幫爸爸分擔照顧的辛勞。

儘管身旁的人無微不至地照顧,當生病者因病痛而心煩氣躁時,面對至親的家人也會發脾氣,「那陣子她的脾氣很壞,晚上都不睡一直站著,我也跟著她沒睡;如果叫她做什麼,脾氣很糟就是。」對於餘錦的態度,先生不覺得委屈,反倒深深牽掛著太太,並陪著她度過每個漫漫長夜。
 
◎ 福因善緣 危機成轉機
 
黃媽媽宛如風中殘燭,感覺自己命在旦夕,黃媽媽特地將一雙買來卻未穿過的鞋送給了姊姊,做為臨終前的「結緣」。
 
黃媽媽生病期間,先生曾帶著她到平日參拜的廟宇走一走,竟在不同時間、不同廟宇抽到的兩張籤指示「貴人到家堂」、「貴人守身邊」的吉兆,讓他們難以置信也懷抱希望;透過解籤者的指點迷津,表示要往南去,先生腦中想到了大林慈濟醫院。
 
千波萬折後,讓一家人意想不到,黃媽媽的生命在大林慈院有了變化……
二○一○年三月,黃女士來到一般外科就診,一般外科張群明醫師建議餘錦一家人是否考慮活體肝臟移植時,女兒們都想捐肝給媽媽,但身為人母的餘錦擔憂女兒們的安危與美好前程,全然拒絕女兒的好意,選擇等待不知何時才能等到的大愛器官捐贈。
 
每次就診,先生即從彰化出發、走高速公路南下,「收費站的水泥地面有縫,車子一巔,她就會叫;我在想,是不是因為舊車的避震效果差,後來才又去買新車載她回診。」黃媽媽的腹水隨車震動而疼痛之叫喊聲,聲聲刺痛先生的心。
 
久病後對自己的狀況失去信心,且體重只剩三十多公斤的黃女士,有了不想活的念頭,卻在張醫師一直鼓勵:「您的情況控制不錯喔!我們這邊有很多種藥,您不用擔心。」以及器官移植協調專員何福龍不時地探望與關懷,兩位如兒子般的關照,讓餘錦拾回繼續接受治療的動力。
 
「雖然醫師的角色很重要,但家人的陪伴和鼓勵,也會是病人重要的支持來源。」張醫師很感恩黃女士家人與醫師的配合以及對黃女士的鼓舞,讓醫療不只在病人身上發揮了作用,也讓親情成為療癒病人身心的活化酵素。

 

◎ 境界考驗信念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二○一一年五月初,黃女士的腳突然起疹子,住進了大林慈院。

為了安撫黃媽媽的情緒,每當張醫師查房開門之際,對黃女士說的話就是:「伯母,妳不用擔心。」隔日,依舊請黃媽媽不用擔心。不停破皮、潰爛的腳,讓張醫師費了心思找尋黃女士的病因,他將傷口拍照後請教在花蓮慈院擔任皮膚科醫師的同學,得知是過敏引起,加上黃女士的肝功能不好,致使傷口不易癒合,而抗生素的作用讓腎功能也受影響,因此黃女士留院一個月做治療和照護。
 
出院不久後的某天傍晚,家人接到醫院來電通知,有捐贈者捐贈肝臟,一聽見有捐贈者捐者的消息時,家人堪憂移植後會有問題而打退堂鼓。
 
慈悲且直心的張醫師知道後,趕緊與家屬溝通:「若此時不移植,下一次不知何時才能再等到肝臟。」對於張醫師術後的治療有把握,一家人就此放心。然而即使家屬答應了,對於黃女士極差的身體狀況及手術中、後可能有的風險,讓移植團隊是否要進行手術一事陷入躊躇。
 
在生命垂危的關鍵時刻,張醫師不輕易錯失重生的希望,經過一番交戰討論,團隊還是於二○一一年七月為黃女士進行肝臟移植手術。
 
在移植團隊的合作下,數小時的手術總算順利完成;緊接而來的考驗,則是術後的照顧。術後照顧期間,梅毒的問題解決了,但又發現餘錦有隱孢球菌的感染,因此尹主任花了將近一年時間,與感染科醫師合力使用藥物治療,讓症狀得以緩和。對尹主任與護理人員而言,照顧上確實辛苦,但他們不計辛勞,只期待她能早日康復。

       

        圖說:手術後,黃女士進到了加護病房之隔離病房,醫療團隊持續守候與照護。

◎ 感恩生命中的貴人

 不知是羸弱的身軀致使精神萎靡,抑或病痛太苦而不願想起,當先生再次談起太太整個發病至家人如何照顧,在黃女士的記憶拼圖中宛如失去的一角,呈現一片空白;但神奇地,先生提到大林慈院的醫療團隊如何照護,黃女士卻記憶猶新。

「尹主任的人真好,手術後款款照顧我;尹主任跟我說,像我這種病這麼嚴重,張醫師還敢幫我手術,真的是張醫師把我救起來的。(臺語)」醫師們用心用愛照料與陪伴的過程,黃女士感受到了。

     

圖說:每當黃女士回診時,尹主任不只關心她的肝功能狀況,也關懷她是否有哪裡不舒,當時雙腳的皮膚潰 爛, 如今已完全痊癒。

「張醫師都一大早六點多就來查房,查房完再去吃飯、工作。還有“竹山”(何福龍)那位,常常來關心,攏嘛伯父、伯母這樣稱呼,真親切喔!我們夫妻倆住院沒伴,何先生都會來照顧我們。」提到張醫師與何福龍,黃女士總是眉開眼笑與深深感恩。

     

     圖說:張醫師與何福龍的陪伴,讓黃女士夫妻倆感到很窩心。 

「張群明醫師跟何福龍助理,就是我們的貴人。」先生很感恩張醫師當初的堅持,否則再晚一個月不手術,太太的命就沒了。而捐贈者的家屬,更是黃女士一家人想親見一面特道感恩的對象,「沒有捐贈者,我怎麼能活。」對捐贈者的恩情,我並沒有忘記。

看到媽媽因他人的肝臟而重生,大女兒對器官捐贈者體會深切:「捐贈者他的器官,真的不只是捐贈那個器官,除了讓媽媽享受天倫之樂,讓我們每一個人,不管像我這樣嫁出去或是像我妹妹們出門在外,都能感到安心。大愛捐贈延續了好幾個家庭,那個愛是很大的。」

  ◎ 終於,可以騎車了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肝臟移植後,黃女士的身體慢慢恢復,儘管全身因長期背負十一公斤左右的腹水,加上骨質疏鬆,致使長短腳和背部有骨骼彎曲的現象,但行走都已正常,起居也能獨立自主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圖說:先生陪著黃女士手推輪椅,訓練行走。

換肝後的她顯得神采奕奕,出院後仍在休養期間已迫不急待騎車出門看看久違的環境。平日與先生到果園做農事的黃女士,每個月也會回到道場當志工。

先生非常感恩大林慈院一群讓太太起死回生的醫療團隊及同仁們,撥空從彰化載著一箱箱葡萄、荔枝等水果送給大家以道感恩。「大林的醫生很有人情味」,事隔兩
年了,一家人在大林收到的溫暖猶存於心。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定期回來給尹主任看診的黃女士,也會想去看看張醫師,猶如媽媽般關心孩子是否安好。某一次終於見到張醫師,黃媽媽好開心啊!向張醫師直呼感恩,與她述說近日的生活狀況,並分享從姊姊那邊拿回當時送出的那雙鞋,沒想到自己還有機會穿上。

      

     圖說:再次見到張群明醫師,黃女士歡喜不已地向張醫師分享近況,並頻頻說感恩。 

 
歷經與死神擦身而過的大難,黃女士更珍惜、把握「撿回來」的生命,餘年能再次躍動沉默許久的細胞、舞動生命的奇蹟,成為餘錦與全家人畢生難忘的印記。

 

 

 

(撰文/院長室文史資料組 謝明芳,資料提供/大林大愛臺,攝影/何福龍、謝明芳)
 

 

Share thi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