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kip to Content
Share this

最後一搏 - 又要量身訂做人工關節(上)

作者: 
呂紹睿

 

已是晚上七點半,最後一位坐著輪椅的五十出頭女性病患,剛被推進來,即放聲大哭:醫生,請救救我 .......
幾經安慰後,才娓娓道出過去一年來,因置換人工膝關節後不幸感染細菌所受的折磨,
望著她滿佈刀疤、失去功能的紅腫左膝,檢視家屬提供的 X 光片:


  感染細菌的人工關節已被移除,以混合抗生素的骨水泥填充空隙,
  關節完全失去負重及活動功能,另留有兩副固定鋼板


不禁勾起一段刻骨銘心的往事:

約莫八年前,終生辛苦務農的七旬老伯,在兩年多的漫長歲月中,輾轉各家醫院,
歷經多次手術,仍然無法治癒感染化膿的人工膝關節,每天要為持續流膿的傷口換好幾次藥。

老伯滿懷希望,遠道而來求診,
無奈其病況的嚴重度並無法如他所期盼、要求的以簡單的關節鏡沖洗手術治療;
經詳細解釋兩階段手術(第一階段:移除感染的人工關節、清創並植入抗生素;第二階段:待三個月細菌完全根除後裝上人工關節)的必要性後,出乎意料的(可能是之前接受相同療程的失敗經驗餘悸猶存),老伯
在無法接受我誠懇的建議下,黯然離去。

豈料,三天後的追蹤電話訪查,竟由鄰居告知:老伯已在日前自己結束生命了!
每回憶起老伯的這段晩年遭遇,感慨萬千!
換關節能不謹慎嗎?
能輕率的建議病患置換關節嗎?


一時,無法控制意念在上述慘痛經驗中徘徊 .......

回神時,不禁警悌自己:對這位六神無主、情緒不穩的病患,首要之務應是勸她安心的住進醫院,然後,再視狀況進一步溝通治療方針。

仔細詢問下,得知她在人工關節被移除後,接受的處置並不完整:
    其一,抗生素的使用時間不足
    其二,不穩定的膝關節並未使用任何方式固定
也難怪,紅腫的關節疼痛難忍,發炎無法緩解,抽血檢驗結果也證實,細菌仍蟠聚在內。

因此,我們幫她擬定了第一階段的治療原則:暫時不動刀,住院接受抗生素治療六週,順便為她萎縮的肌肉進行復健治療,
待發炎狀況解除、信心重新建立後,再計劃下一步的手術治療。

重要的是讓她了解:只要我們共同努力,恢復正常活動是指日可待的!

結果,她安心的住下來了!


待續 .......